本站手机版下载(安卓系统试用)
  [如何学佛] [认识佛教] [三皈五戒] [净业三福] [弟子规] [太上感应篇] [十善业道经] [无量寿经] [一门深入]
   
  分类
  您现在的位置:弟子规>>内容
马来西亚庐江文化教育中心启用典礼—《弟子规》学而时习之成果的启示  胡小林先生主讲  (第二集)  
来源: 净土释疑网站 录入时间:2018-04-24 11:04:04
关键字:胡小林,弟子规,落实弟子规,力行,榜样,传统文化,企业,扎根
【 点击数:5617 】 【字体: 】 【 收藏 】【 打印文章

 

2009/5/30  马来西亚庐江文化教育中心  编号:52-404-0002

 

尊敬的师父上人,尊敬的李大德及其夫人,尊敬的各位老师,尊敬的各位同修:

  大家晚上好!

  今天晚上坐中国国航十二点钟的飞机,明天早晨六点钟到北京,临走之前特别想占用大家一点时间,再向大家说说自己改过的报告,也算供养大家,也没白来一趟。我自己学佛到今天,二00六年八月到现在,大概两年半的时间,快到三年。它是一个W的形状,没学佛之前特别痛苦,我在以往的DVD当中都向大家会报过,得过非常重的焦虑症,与人相处很疲惫,活着很累,身体也不好,跟爸爸妈妈的关系、跟客户的关系、跟家里人的关系都很紧张,活得很不开心。学佛以后,知道因果之后,这个问题解决了,心安理得,踏实了,觉得一饮一啄莫非前定,不再焦虑,不再恐惧,也不慌张,这是一次的高潮。

  但是随着学习的进展,自己了解得愈来愈多,明白得也愈来愈多,对概念、对理论、对方法也有一些掌握,这时候就进入到第二个困境,又变成,用我的话讲,就是走进学佛、学传统文化的误区。当时自己很痛苦,学佛之后,这个也看不惯,那个也看不惯,觉得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一点意思也没有,到处都是不如理不如法的人,到处都是不如理不如法的事,成天生气、沮丧、埋怨、指责、批评,生活在更对立、更冲突、更不自在的环境当中。我在昨天向大家会报的时候,因为时间太短,只会报一个半小时。所以说就进入到第二个困境,没学佛之前很痛苦,学佛以后有一段的快乐,接着又进入到第二个比较痛苦的误区当中。这里边有很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,首先就是跟爸爸妈妈的对立,特别对立,对立到什么程度?就是见面连话都不能说了,回家看爸爸妈妈经常发生争吵。我记得有一次是中秋节,我带着孩子回去看爷爷,看爷爷完以后,我爸爸跟我说,你学佛学学就行,别走火入魔。我说我没走火入魔。他说你拿那么多钱出去刻这些盘、印这些经书,你没目的吗?我说我有什么目的?不可告人的目的。我说我花钱印经书、刻盘,我怎么有不可告人的目的?你希望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走火入魔。我说爸,你怎么能这么说话?佛法是好东西。佛法是什么好东西?你看看现在的出家人,你看看寺院里,我就去过五台山,有个寺院的出家师父拉着我算命,说不给钱也行,结果拉着我算二十分钟的命,什么也没说出来,跟我要一千八百块钱,你学佛你让大家都干这个?所以误会很深。

 我就批评我的爸爸,我说你千万闭嘴。我爸说为什么要闭嘴?你这是谤佛。我爸说什么叫谤佛?我说爸,这可不得了,阿鼻地狱。我爸说什么?什么地狱?阿鼻地狱,无间。我爸说什么叫无间?出油锅就上铁床,出了铁床就铁狗追你,我说爸。我爸“啪!”一拍桌子,你这个混蛋,我这没死你就盼我下地狱。我说爸,这哪?咱们在这辈子上是父子,走的时候各奔东西,《无量寿经》上都说了,“会见无期”,你爱去哪去哪,你跟我没关系,我是为你好。然后我爸就把我妈叫来,他说老伴,妳听听妳儿子说什么?说我到地狱下油锅,说从油锅出来就上铁床,妳说他们那个佛里面都讲的是什么东西?世界是美好的,历史是前进的,怎么这个佛里面全讲这些乱七八糟的?妳说佛经还能印吗?妳说这个光盘还能刻吗?不讲究为人民服务,不克服自己的自私自利,成天拿这个吓唬人。后来谈得很不愉快。我爸说现在我们这就是地狱,你给我滚出去!就把我轰出去,中秋节,我还拿着月饼去的。然后我儿子就说:爸,爷爷为什么生气?爷爷谤佛。你没跟他说下地狱吗?我说我说了。那他怎么不明白这道理?我说爷爷愚痴。就是你说的贪瞋痴?我说对。爸爸我也不理解,我也愚痴,真有地狱吗?我说真有,儿子。我儿子说:爸你看,佛是好东西,你怎么跟爷爷一讲爷爷就生气?爷爷一阐提。儿子说什么叫一阐提?没善根,一阐提是梵文,没善根是翻译成中文。爸你摸摸我,我有善根吗?我说你有。他说爸,爷爷不接受佛法,你特伤心吧?我说特生气。那你不就瞋了吗?我说我瞋了吗?你生气不就是瞋恨吗?你说一瞋恨就算烦恼,一烦恼就没有智慧,爸你应该这时候修忍辱,我儿子说你得忍。我说我真替爷爷着急。这是发生在我们爷儿仨身上的一个故事。过后我跟我爸爸关系一直很紧张,我一回家老爷子就不出来,就在他的屋。我跟小阿姨说:妳把爷爷请出来,我回来看爷爷了。我爸跟小阿姨说:跟他说我躺在铁床上休息,怎么着,让我出去下油锅?现在想起来,大家你看,都笑,这是真实的故事,这是前年二00七年中秋差不多,很激烈的。

  所以我父亲,我学佛以后一直就有这个成见。他老人家跟我说,你拿出这么多钱来印这些经书、刻这些光盘,你知道你们公司的员工都有意见吗?我说有什么意见?他说你看老板,我们辛辛苦苦跟老板干,挣了这钱,结果老板不给我们涨工资,不提高我们的待遇,老拿这些钱去做这些光盘、书,印这些经,所以员工就有看法。这是非常正常,员工在你这上班,都希望工资高、待遇好,但是你老板很难,一方面你要涨工资,一方面你要做好事。你要做了好事,员工看了心理就不舒服;你说你不做好事,好像又觉得自己学佛了,应该广度众生,用我的钱印法宝流通。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,我父亲给我提出来之后,我说爸,工资这个事情,我觉得不低了,提工资、涨工资有个市场价格,该给多少钱我们都是按一个合理价格,不能无限度的涨工资,不能因为我印佛经、刻光盘,他们也应该多涨工资。然后我父亲跟我说完之后,这时候我就已经走到了学佛的误区很深的地方,自己觉得很痛苦。我这时候就看老和尚的光盘,叫“悟后起修”,修行关键要真干,真干不是真跟别人干,是真跟自己干。我就想,我怎么就是度不了我的爸爸,就不能让他对佛法喜欢,生起信心,肯定是我有问题,因为理论上我是懂,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”。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,你的行为、你的目的达不到,你要求你自己,要检讨自己,因为你没有智慧,你只要有智慧任何问题都能圆满解决。智慧从哪里来?从清净心产生,清净心不用的时候无所知,清净心起作用,无所不知。胡小林解决不了爸爸这个问题肯定是没有智慧,或者智慧不圆满,智慧不圆满肯定是心不清净。师父在讲记当中说,心不清净当中最主要的因素是因为有自己,我们叫做我执,当然还有法执,烦恼障、所知障两种障碍。按照师父这个讲记,我就检讨自己。我没有智慧、心不清净,肯定是有我执,因为我执在障碍着我,心不清净,心不清净这个心起作用就是烦恼、就是障碍。所以我想这个问题不在我爸爸,一定在我这。我父亲跟我说了员工工资这个问题,跟印法宝矛盾,好像很冲突,你说我涨工资,也不能任意的涨;你说我要是不印法宝,这好像又不是弘法利生。这两个问题能不能解决?能解决,只要你有智慧就能解决。

  我回到公司之后,我就跟人事行政部说,老人家说咱们光印经、刻盘,不涨工资,不涨待遇,说员工有反应,有这个反应吗?他说还行,我们工资的范围,水平不算低,就是合理范围之内偏低。我说咱们都学习《弟子规》两年了,《弟子规》上说“凡取与,贵分晓;与宜多,取宜少”。取、与就是买卖,你把时间给公司,公司把工资给你,这就是取和与,贵分晓,贵分晓就是要有一个市场价格,与宜多,取宜少,给的时候多给人一点,拿的时候少拿一点。我就问人事行政部,我们的工资水平是偏低、还是居中、还是高?他说我们属于民营企业,民营企业不是外资,也不是国家单位,民营企业就是私人老板,英文叫private company,这个水平在民营企业当中就不算低。我就跟他说,外资企业,外国人开的公司,外资企业的工资水平比我们高多少?他说大概高百分之二十,你要拿这个来比较我们的工资水平是低。我说老人家说得没错,为什么我们的工资水平要比外资低?他说都这样,在北京,在中国,反正民营企业的水平就比外资公司的工资低,这是一个习惯,也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员工到我们这民营企业来上班,他自己的预期就没那么高,比如说外资给八千,我们给六千就可以了。我说这不对,按照《弟子规》来讲,“凡取与,贵分晓”,六千至八千都是合理范围,给应该多给一点。

  所以我去年年初,二00七年吵的架,二00七年跟我爸爸发生冲突,至于二00八年就落实吧!奥林匹克,北京开奥林匹克会,我说咱们就制定一个涨薪的方案,我得把老人家的嘴给堵上,我让你哑口无言,我看你还说什么!还谤佛不谤佛!学佛的有钱,涨工资。都是对立的。你说这工资涨的是为谁?是为自己的情绪,是为自己的感受,并没有真正的把员工的利益、把《弟子规》放在心上,而是什么?一个与别人对立的手段。佛法论心不论事,从事上来讲,涨工资也罢,不涨工资也罢,吵架也罢,不吵架也罢,你的心是什么心?我胡小林涨工资,从事上来讲绝对是好事,员工涨工资,大家高兴。但是你这个出发点是为堵住爸爸的嘴,让他老人家闭嘴,别下地狱,从油锅到铁床,不是铁马追就是铁狗追,你就是这个。所以这个工资涨一点功德都没有,完全是恶的,完全是贪瞋痴慢的驱使你才给员工涨工资。我们就制定出计划,制定出计划之后,涨百分之三十,涨百分之三十就跟外资水平一样高,甚至比外资还高。我们公司一共一百多个员工,每个月的工资总额是三十六万,不到四十万,涨百分之三十大概就涨到四十五万左右。涨到四十五万,这时候金融风暴就来了,人事行政部的经理就找我:胡总,还涨吗?现在有份工作已经很不容易了,别说六千,现在能不被炒鱿鱼,能不被减薪就可以了。我当时想,为我爸爸我也得涨,我不能让他说出一二三来,因为我要流通佛经。你看,因为我要流通佛经,因为我要做功德,因为我不希望他障碍我,所以我要堵住他的嘴,我要跟他较劲,我要把他征服,我要让他顺从我,涨!涨了以后,你知道我员工跟我说什么吗?胡总,特希望您经常回家,你爸爸要老跟你说说,你看,我们这不就老涨上去了!

  所以这个工资涨得我自己当时觉得很好,落实《弟子规》,“凡取与,贵分晓;与宜多,取宜少”,比外资企业还高,外资企业比我高二十,我现在比它高了十,你看,我跟外资企业是对立的。而且我涨工资也是跟我爸赌气,回去以后我就跟我爸说,爸,你还说什么?我看看你还想说什么?我把这工资单往上一拿,payroll一拿,涨了,怎么样,你觉得学佛的?我爸说不怎么样,不发脾气、不骂你就不涨工资,这是佛的教育吗?所以就是说,我第一个误区就是学佛、学《弟子规》之后,老是把学习的力量用在做好事上,没有抓住关键。祖师大德说,“未先行善,先求断恶”,意思就是说,你先别在事上打转转,别老成天想着怎么做好事、怎么捐钱、怎么做善事、怎么帮助别人,先要把自己的恶心、恶行给断掉,这比什么都关键。所以看了老和尚这个盘之后明白了,佛法论心不论事。老和尚到北京给我一个老人家用墨宝写的一个挂件,一个墨宝,我当时不太明白这上面说的是什么。他说“佛问弥勒”,佛问弥勒菩萨,释迦牟尼佛问弥勒菩萨,“心有所念,几念几相识耶”,意思就是说,佛问弥勒菩萨,心会产生念头,几念,产生的速度是怎么样?产生念头的速度如何叫几念。几相识耶,相就是物质,识就是精神,物质就是我们看到的山河大地、芸芸众生这些东西,识就是见闻觉知,就是精神活动。佛问弥勒,心有所念,心会产生念头;几念几相识耶,这个念头产生的物质速度怎么样?这个念头产生的精神速度又怎么样?弥勒答,“举手弹指之顷”,就这么一个工夫,“三十二亿百千念”,三十二亿百千念。师父说乘四,一秒钟,三十二亿百千乘四,平均一个念头产生的时间,是一千二百八十兆分之一秒就产生一个念头。举手弹指之顷,三十二亿百千念,“念念成形,形皆有识”,每个念头都会产生物质,每个物质都有精神活动,念念成形,形皆有识。

  我一听完这个我就吓了一跳,我说师父,第一个,念头产生的速度这么快,而且每个念头都会产生与它相应的物质跟精神。师父说物质跟精神是同时产生的,是念头一动就同时顿现。回来以后我就琢磨,我们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的物质环境、精神环境有些时候不尽人意,不是很顺心,不是很顺意,有很多障碍和麻烦,物质上要不是贫乏,要不就是水也污染了、交通堵塞这些物质环境,其实这些东西归根到底,都是由我们的念头产生的。佛问弥勒,弥勒回答这个问题,告诉我们一个最深的又是非常简单的道理,我们每个人的物质环境跟精神环境是由我们自己的念头打造出来的,这个问题,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的理论基础就在这。如果我们的人事环境、物质环境,我们的精神活动、物质活动达不到我们的目的,不能实现我们的预期,问题在于你的念头不善。什么时候这个念头不善?无始劫,过去无始,未来无终。

  师父跟我讲,你一念恶,一个恶念,物质跟精神都同时产生,恶的物质跟恶的精神就同时产生。我说我没看见,我跟我爸爸吵,我没觉得恶的物质跟恶的精神就产生了。师父说在地狱产生了,你看你一想去西方,西方就有一朵莲花,上面写着胡小林,这就是你想去西方的念头,在西方产生相应的物质跟精神,你一念瞋恨,虽然你目前的能力,作为凡夫走不到地狱,但是地狱的物质跟精神因为这个念头产生了。很可怕!有,“何期自性,本自具足”,你这个念头一定能产生相应恶的物质跟恶的精神,只是你现在由于时间跟空间的障碍,你走不到那里,享受不了它们,但是你不能说它没有。诸位同修,当我们仔细参透弥勒这个答案的时候,我们就要知道,我们每个念头都会产生相应的物质跟精神,所以当我们的物质环境跟精神环境不好、不顺心、不中意的时候,我们只能埋怨我们自己的念头不好。这个念头的产生可能是过去,可能是那时候你还没有出生。我就问师父,我这个念头,这个东西理论很深,我应该怎么做?怎么才能把这个恶念给转过来?师父说,佛法讲戒定慧,先从戒学做起。最基本的戒就是《弟子规》,下手之处,落实在《弟子规》。理论很高深,下手处很方便,做到《弟子规》一百一十三件事。这一百一十三件事,你拿弥勒菩萨这个回答,全都是让你把恶念去掉,把善念生起,久而久之,你的物质环境跟精神环境改善了、顺心了、中意了,你变得幸福、身体健康、事业发展,你高兴了,那是正常的,那是肯定的。师父说,《弟子规》就这么方便,理论很高深,下手处很简单。我才明白师父的慈悲,要是没他老人家给我们点拨,我们怎么知道从《弟子规》做起!不知道,无所适从。师父说,你不要想别的,你就踏踏实实把《弟子规》做到,《弟子规》就是一切,一切就是《弟子规》,做到《弟子规》就行了;然后再说《太上感应篇》,再说《十善业道经》。

  我记得我第一次碰到师父是在二00六年底,在新加坡。我去新加坡没有想见师父,我只是拿钱给居士林做供养,师父在讲经的时候说,最究竟的福田就是新加坡居士林,我就圣诞节带着钱就去了,无巧不成书,正好师父就来到新加坡。那时候我也不知道顶礼,也不懂这个。师父老人家自己都不记得了,我就问师父,我说您就给我十分钟时间,他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大厅(lobby)见九大宗教,给我十分钟时间。临走的时候我就拽着师父的手,我说您说说我修学应该怎么修,师父?不懂,因为我二00六年八月份才看师父的《地藏菩萨本愿经讲记》,我到十二月份四个月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修。我说师父,我拉着师父的手,我马上就要回国了,您老人家告诉我应该怎么修?师父说,你要真听话,我就给你讲,《无量寿经》读三千遍。我一听,什么,三千遍?一天读一遍,读十年,你今年多大岁数?我说五十二。读到六十二,你心就定了,定了你就能开悟,不要多。这是第一句话,读《无量寿经》三千遍。我说那光读经行吗?他说第二件事,不动脑子思考问题,不用嘴说话的时候一句佛号念到底,能念多少念多少。念佛的时候,计数也好,想佛像也好,都可以,怎么摄心怎么能够专注你就怎么干。我说明白,第二件事念佛,那时候我不懂念佛的道理。第三件事师父说,生活、工作当中落实《弟子规》。我说这个我明白,这个简单。第四件事,落实《弟子规》的关键在于改过。师父说第五件事,最后师父跟我告别的时候说,要给世人做好榜样。就这五件事。

  我有点脾气,实在二00六年底师父跟我说的这五句话,我到今天我都没变过,每天多晚也得读《无量寿经》,没事就念佛,完了以后每天读《弟子规》,工作当中落实,公司所有的规章制度全部放下,不是不用,跟《弟子规》一致的我用,跟《弟子规》相违背的就取消,十几万字。学《弟子规》主要是改正自己的过错,然后老想着我的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要让人家对佛法生起信心,要让人家从我身上看到佛法的力量,要让人家看到我胡小林的所作所为,能够学习这个东西。我今年五月份到青岛去参加他们企业家第二届论坛,他们有五百人,最后晚上回答问题,五百人提问,问题提得都是很棘手的。这个盘我们录下来了,就给师父,师父看完这个盘,我们两人就通个话。老人家说,你是不是觉得你在台上回答问题的时候,这个话不是你说的?我说对,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我就能回答这么圆满。他说这就是自性。你是不是觉得拿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你从哪个角度切入你都不清楚,就突然这么说上了?我说是。他说你就这么一点点善根,二00六年底我跟你说这五件事,你就真干,两年半,别人学二十年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。所以师父说你要坚持下去,一直这么做下去,不要动摇。师父说,连我让你看黄念祖老居士写的《无量寿经》的白话文,你都跟我说师父我不看,我除了看您,我谁都不看,我让你看一看我最近讲的《妄尽还源观》,你也不看,你比我还强。他说我跟李炳南老居士学佛的时候,我是百分之九十的专一,一门深入,我还有百分之十的夹杂,你连这百分之十都没有。我说师父我来不及了,我跟您老人家能比吗?我是五十二岁才碰到佛法,我今天五十五了,我再弄夹杂我来不及了,不能再夹杂。

  所以我今天来到马来西亚,其实要跟大家分享的是什么?就是我跟着师父这两年,我们爷俩见面的时间不多,但是得的利益很大,我特别愿意把我得的利益跟大家分享。我看了师父身边的这些弟子,我也接触很多学佛的人,有两个问题是至关重要的,也是今天晚上我想跟大家汇报的。第一个就是夹杂。太可惜了,真的不用。我给你们做证明,我昨天跟你们汇报的时候,唐朝跟宋朝哪个在前、哪个在后我都不知道,你说我懂什么历史?汉语拼音我都写不全,我发短信有些时候都不会发一个字,写字倒插笔就太多了。这都没关系,这都是事,佛法论心不论事,心一定要专一,就按照师父老人家说的一门深入,长时熏修,不要再彷徨了,来不及了。你活一百年,三万六千五百天,头二十年您没碰到佛法,您在上学、考大学;一百岁,从八十岁之后您的生活就没质量了,你还不要说您能活过八十,掐头去尾就四十年,一万二千天就走了。您再结婚、谈恋爱、生孩子,您再搞点贪瞋痴慢,您周末再去渡假,再去收拾屋子,再去洗衣服,没多少天了。一周两个周末,两天,一年五十二周,乘上二,一百天就去掉了,还剩二百天,你要再加上工作,你要再加上你必须做的事情,再睡觉三分之一,你想想还有多少天?你再夹杂,一会《大悲咒》,一会《金刚经》,一会《心经》,完了。千万别夹杂,我就得这个利益。

  而且我现在看师父讲的《无量寿经讲记》,我真想讲《无量寿经》,我看《无量寿经》就已经有很多体会,我再看师父讲《无量寿经讲记》我体会就更多。这时候我才能体会出来老人家跟我说,《无量寿经》字字无量义,每个字,“善哉善哉”这四个字,每个字你要展开讲都无穷,讲无始劫都讲不完。我当时听师父讲《无量寿经》,讲到这的时候我觉得,得了,师父老人家您也就是说说而已,这玩意一个字有什么能展开的!今天读一千遍了,二00七、二00八,加上二00九,真觉得师父是对的。而且真开智慧,智慧没完全开,有点小智慧,这时候我再回过头来回想二00六年老人家跟我说的这五句话,在讲经当中,这五句话的精神,从头到尾,从上到下,从左到右,不知道掰开揉碎,讲了多少遍,说者有心,听者无意,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。所以真的是,问题不出在师父这,问题出在我们没有真正的理会,没有真正的干,所以得不到利益,大家学佛学得特别疲惫。

  当我这两年半按照师父这五句话做到今天,能够从学佛的误区当中走出来,完全是清净心起作用,不是师父在帮我,不用,他让你定在《无量寿经》上面,让你在生活当中落实《弟子规》,你的心自然就清净,心清净你就能发现学佛的误区。不是师父跟我讲,他不跟我生活在一起,他不知道我怎么跟爸爸妈妈相处,他也不知道我怎么跟妻子儿女相处,他也不知道我在公司怎么上班,自觉性就有了。自性本自具足,老师教你不过也如此,就这些东西。因为心定下来,心清净,自己就能察觉自己的问题,这是一不是二。你说我怎么才能发现我的问题?你心清净。我怎么才能心清净?你好好念佛,你真干,你就心清净了;你心不清净,你就发现不了你学佛的误区。

  后来我发现自己学佛的误区以后,我跟我身边这些学佛的同修说,他们没有一个人,特别不幸的是,没有一个人有我这种感受,觉得学佛学错了,没有。当我把我学佛学错的这些故事拿出来说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不震撼,我就是这么学的,您说的这些事我都有,我觉得我对,你怎么就能察觉出来?我说师父说了,因为心清净,我就能意识到我有问题。多重要!你不意识到你有问题你怎么改?你不改,你十年、二十年老这么学下去,你不就耽误自己了!我们公司有几个同修也学佛,他是个部门经理,他的下级犯了很严重的错误,我们印了很多法宝,北京市雨季,我们要挪仓库,挪仓库的时候要把法宝腾到院子里头,腾到院子里就忘了盖油布,准备第二天搬到新的仓库。这一晚上下雨了,把法宝就淋湿了,光盘也坏了,书也都潮了,没法用,不庄严了,那花了不少钱。我就问这个经理,后来这个报到我这来了,我问这个经理,我说你找他谈话了吗?没有。我说为什么?“善护口业,不讥他过”。我说什么,善护口业,不讥他过?我不能说他不好,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,全赖我。我说全赖你,赖你什么?赖到哪?我不知道,但是肯定问题在我这,一切法由心想生,这个恶法一定是我的恶念产生的。我说你这学佛,一九九七年就学佛,我是二00六年才学,他比我多学九年,你看他全落在概念里面。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,我不能批评他,是我的问题。我说你什么问题?一切法由心想生,这件恶事一定是我恶念产生的。我说你什么恶念?我还不知道,但是肯定的就是我的恶念。善护口业,不讥他过,他的错我不能批评;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,肯定是我的问题。你看,他车毂辘话就来回说。你说要是过去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你说我说他不对,这是《无量寿经》上的话;你要说我说他对,那这公司还怎么管?你们都不讥他过,不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!那公司就完了。

  现在念佛,心清净了,我立刻就反应上来,我没查经典,我说“善护口业,不讥他过”,师父老人家出家五十八年,讲经弘法五十一年,这口业造大了,还有比净空法师造口业更大的人没有?没有。而且师父在讲经的过程当中,全是指出现在社会上存在的问题,全指我们凡夫的过错,照你这样说,善护口业,不讥他过,那师父怎么着?讲经不能讲这个世间人存在的问题,不能讲我们的贪瞋痴慢,也不能讲我们的是非人我,也不能讲我们的五欲六尘,那师父讲经讲什么?你好、我好、他也好,好还要师父讲经干什么?师父去西方不就完了?再说释迦牟尼佛讲经弘法四十九年,一天都没休息,得谁跟谁劝?这口业造大了,发过脾气,数落过人,你看释迦牟尼佛讲经的时候,真有棒喝。没过错要释迦牟尼佛干什么?没有过错要净空老和尚干什么?就是因为我们有过错才需要人家,你没有病你要医生干什么?他说胡总,要照你这么说,我可以批评他?我说可以。那我怎么跟《无量寿经》一致?善护口业,不讥他过,关键你为什么要讥他过?如果你为利益他,你为成就他,你为他好,你为帮助他,愈批评他愈有功德;如果是因为你自己不高兴,因为你自己有取舍,因为你自己有好恶,这叫口业,你这个嘴说出来的话是为自私自利,是为贪瞋痴慢,是为名闻利养,这个口说出来的话叫口业,这个东西要善护,绝对不能让它产生。你说我说这个话是为了教育他,是为了帮助他,是为了提高他的境界,那你说得愈多愈好。所以我学佛两年半,我在公司给他们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我希望我的办公室就是擂台,打架的擂台,我这背后有儒释道三家,你们谁有问题都来问我,看能不能说服我。你要说服我,说明我修学不够,我还得好好修学;我要说服你,你觉悟,你破迷解惑,你成就了,这是个好方法。所以教学相长,一定要把自己学的带到群众当中来,带到生活当中来,带到工作当中来,敢于硬碰硬,敢于针尖对麦芒,修学的速度提高特别快。

  我这次在青岛,五百人提问题,所有难的问题都送到我桌上。一个女孩子说,胡小林老师,我扮演过第三者,我破坏过人家家庭,但是我们俩没有成,我们分手了。不过在这过程当中,我怀过孕,堕过胎,你说最有效的方法,业障消除就是忏悔,我今天向您忏悔,我做过这个事(意思是说,她这个事跟谁也没说过,因为她是匿名的条子上来的)。我现在每天都生活在阴影之中,我现在知道我错了,但是我一想到死去的孩子,我一想到我过去给别人家庭造成这种麻烦,我就吃不下饭、睡不着觉。我无比的自责,无地自容,我根本就没有精神再修学,我被这个东西压得喘不过气来,请胡老师开示。师父看这盘了。我当时拿到这个问题,我脑子蒙一下,学佛的同修当中谁堕过胎?没有,谁当过第三者?咱们没碰到过。师父跟我说,我们学佛的圈子里还没这个问题,谁当第三者!都知道这不行,正淫都要戒,你还邪淫,能行吗?我拿到这个问题,我一秒钟就反应出来了,我说这个姑娘给我提的这个问题,我在这跟大家分享。我说因为这孩子死,妳知道错了,妳知道回头,妳知道自己做得不对,堕胎就是佛法,佛是不二法门,妳要觉悟了,没有一法不是佛法,妳要迷惑了,《无量寿经》都是贪瞋痴慢。妳知道错了,妳知道改过,谁成就的?死在妳肚子里这孩子。妳读《弟子规》没觉悟,读佛经没觉悟;孩子堕胎,妳知道不对,妳知道要回头。孩子死在别人肚子里是死,死在妳肚子里头,他造了一尊佛,这孩子的功德还了得吗?妳就把他生下来,他不觉悟,当一个凡夫又怎么样?因为他的生命,因为他的过世,妳觉悟了,妳知道回头,妳知道断恶修善,妳知道从现在更要爱护妳的家庭,更要爱护妳的邻居,更要爱护妳的同事,妳在菩提道上勇猛向前,以后妳成佛成祖,这孩子得沾妳的大光,因为妳的觉悟是他牺牲换来的。妳要真爱这孩子,妳要真为这孩子好,妳踏踏实实的学《弟子规》,妳踏踏实实的改过,那一子成佛,九祖升天,这孩子以后就到天上享乐了,这人间一百多年不到,有什么意思!所以说,妳要真爱这孩子,妳就从阴影当中走出来,不要再陷在这个误区当中,成天自责、自毁,妳要真心疼这孩子妳就好好干。第三者,这个男孩跟妳过了一段非常不健康的两性生活,妳知道错了,妳知道破坏人家家庭不对,妳知道给人带来麻烦,妳知道这样做是造业,是破坏人家家庭,好!妳觉悟了。妳只有蹲得低妳才能蹦得高,妳扮演第三者,你们俩成就这件坏事,这件坏事今天反过头来让你觉悟,第三者就是佛法,因为妳通过它觉悟了。佛是什么?觉,觉悟,法是方法、事物,佛法就是觉悟的方法、觉悟的事物。它让妳觉悟,它就是佛法。千万不要对立,千万不要自责。而且妳以后成就了,妳所有的功德,妳过去的男朋友都能得到利益,因为妳是通过他成就的,没有他的角色,没有他的付出,妳今天不可能觉悟。

  而且妳觉悟以后,妳要带动他,因为妳们俩的这段因缘,一块觉悟,通过他再把他的夫人、他的孩子再带上觉悟道路。若能转境,则同如来,这个境就转了,把这种孽缘、情缘变成殊胜的法缘。我说姑娘,那还得了!妳以一个第三者,妳成就了一家人,成就了妳自己,妳还拿出妳这种经验来,今天在这会场提出来让我来讲,用佛法来分析,多少人会抱着一个正确的态度来看待第三者,多少人会因为妳这样一问,而知道其实没有一法不是佛法。大家都会抱着一种积极的态度来看待佛法,大家都会认为佛法是殊胜的,大家都会认为佛法是无边的。佛法学好,佛氏门中有求必应,佛门当中说的,知恩必报,怀着感恩的心,那是一点不假,妳要感谢这个孩子死在妳肚子里头,妳要感谢妳这个男朋友帮着妳觉悟。所以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,一点都不虚伪,实实在在的,关键在自己能觉悟。妳要觉悟,所有的人都是妳的恩人;妳要不觉悟,所有的人都是妳的仇人。当时他们就给了很多掌声,我下来之后,我很多的同修说你解释得非常好,确实彰显了佛法的魅力,确实向大家表明佛法不是迷信,佛法不是愚痴,让大家能够对佛法生起信心,愿意学佛。

  大家说,你胡小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回答这些问题,是因为你有清净心,你的清净心是怎么获得的?我说我没有那么清净,稍微有一点点体会,因为读《无量寿经》读一千遍,脑子好用了,我从来也不看报纸,也不看电视。我的清净心怎么获得的?如果不是完整的清净心的话,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当中的第四大“忏悔业障”。我当时学佛的时候,我看到印光法师的《文钞》,包括师父的讲记,这个公式说得很清楚,“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,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”,下面的问题就是你有没有诚敬心。我当时就真的没诚敬心。我从新加坡回来,师父让我读《无量寿经》,头晕脑胀,一个哈涕接着一个哈涕,硬着头皮读,我真觉得没意思,磕磕巴巴,抱着这本经书,四十八品,一读读两个小时、三个小时,字又不明白,发音又不懂,真是特别的苦恼,觉得就像受罪一样。读到一千遍,现在知道了,这时候脑子好用了,身体健康,像刚才我们员工问这些问题,“善护口业,不讥他过”,你能够给人破迷解悟。再加上学佛以后,两年的生意每年都是百分之三十、百分之十的增长,确实得到利益,心是定的,也不跟别人吵架,焦虑症也恢复了,可以不吃药,家里团结了,爸爸妈妈和睦了。所以你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?问题在你手上。你得利益你就有诚敬,你有诚敬你就得利益,你说先有谁?

  从我来讲我没得利益,你成天让我跪着磕头、烧香上水,我能做,但是我一点诚敬心都没有,我不知道诚敬心是什么样子,我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诚敬心。后来我就慢慢学着把自己的过错拿出来说,普贤菩萨十大愿王,我走的是第四大愿王忏悔。师父说你清净心没有是因为你有障碍,对吧?你有障碍,障碍怎么去掉?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当中第四大忏悔。忏是说出来,悔是自己检讨,忏是梵文,悔是中文,梵华合译。我就明白了,业障消除最好的方法就是要忏,忏的劲比悔的劲还要大。打那以后,我就慢慢学着把自己的脏心烂肺、自私自利、见不得人的东西就慢慢拿出来说,愈说愈欢喜,愈说愈觉得这些习气离我愈远,每说一次它就远离我一次,每说一次它就减少一分。真的大家,我在这绝不骗你们,一定要说出来。说的时候,先跟自己最亲近的人说,跟自己最密切的人说,最能张得开口的说,比如先跟妻子,先跟太太,先跟爸爸妈妈,先这么忏。忏先从五年前的事忏,慢慢的,五个月以前的,后来五天前的,再后来五个小时以前的,再后来五分钟以前的。

  我当时忏悔业障的时候,我不知道业障是什么,我知道人家袁了凡有个功过格,我就弄张功过格。因为我最大的缺点是爱说瞎话,做买卖的,都没有实话,怎么就这么大幅度的改变了?我就抓住一个窍门,我一说瞎话,我拿起电话来,就找一个最好的朋友,刚才我又编了一个瞎话。你怎么又说瞎话,这个瞎话有必要说吗?没必要说,习惯了,就和小偷偷东西,不偷东西你手里痒。它真的不需要,它习气,不需要说瞎话,你不说瞎话其实也能办成,就觉得好像不说瞎话,就和吃饭不弄点辣椒它不带劲似的。所以说瞎话就跟别人说,慢慢的就能把几分钟以前的瞎话就跟别人说。特别是员工到我办公室,她到我这来说,我记得有一个真实的故事,跟我说她要结婚,她的爸爸妈妈想请我当证婚人。这是今年四月三十号的事,五月一号以前,说我爸爸觉得能请您当证婚人特别有面子,我是她的老板。我爸也希望你,因为你在北京有点关系,给我请几个领导,有面子的长者、大德参加我的婚礼,但是我爸爸有顾虑。我说你爸有什么顾虑?我爸爸要请一个朋友参加,他说这个朋友你可能不会喜欢。我说为什么?因为这个朋友欠你一百二十万人民币没还。那是我在另外一个区做一个项目,两年了,一共是一百四十万的合同,只给我二十万,两年都不给我钱,打电话不接,发短信不回。炉子到冬天得用了,一到冬天该用炉子他就找我,他说胡大哥,吃顿饭,谢谢,到供暖季了,炉子的钱我们正在给您准备着,我想请您吃饭,你什么时候有时间?我任何时间,你小子还欠我钱你也不给,你装蒜。好,我安排,我通知你,时间、地点我发短信给你。说着说着就没事了,就到夏天了,到第二年冬天他又这么干,大哥,请你吃饭。两年了,一百四十万的合同才给我二十万,别说本了,我这二十万够干什么?百分之七十是成本,百分之三十是毛利,我连七十都没回来,那就是说,我自己垫钱给他做这项目。正好这个开发商又到我这个同事她爸爸这搞开发,那是她爸爸的朋友。我曾经求过她爸爸,说你帮我跟这老板说,把钱还给我。她爸爸也没办成,这个老板也没听她爸爸的,我想利用她爸爸的关系把这个事做到,没做到。

  没做到我心里就不高兴,妳看妳在我这上班,我对妳这么照顾,我就这么一件事求妳爸爸,妳爸爸都没给我办成,说明妳爸不认真,妳爸要真想办能办不成吗?这是我心里的潜台词。到妳结婚,咱就不说了,这事是我组织的,我请了区长、书记、一大堆朋友来,说什么?这个老板说,参加这个晚宴的这些领导太重要了,他也想认识认识,以后做生意方便。我心里就特别不高兴,钱妳爸爸没帮我催来,结果妳爸爸倒请他来参加这个结婚的典礼,希望利用我的关系来认识领导,以后做生意方便,我的心里特别不高兴。我爸爸说,您不会不高兴的。我不会的,没事,出去吧,给妳爸说,咱学了《弟子规》,不会这么小心眼。她一离开我的办公室,今天是五月二十九,这是四月三十号的事,不到一个月,这瞎话。她一离开我的办公室,我就琢磨,这又说瞎话了!明明不高兴,怎么就没事还骗人家?学《弟子规》了,咱们这心量大,大人不计小人过,跟他一般见识,咱们是佛菩萨的弟子,把自己给吹呼得还端起个架子来。我一会就给她叫进来了,我当时叫进来,我真不舍得,不想叫,她比我小好多。比我儿子还小,我儿子都二十六了,她才二十五、二十四,你说我一个五十五岁老头子,跟她爸爸一样大,我怎么好意思在她面前忏悔?我又是她的老板,她又是我的秘书,而她爸爸的事还没给我办成,你说于公、于私,我怎么能忏悔?我太不应该忏悔了。我不高兴,我没说出来就算不错了,对不对?怎么你还让我这么鞠个躬,承认错误?当时我就想起师父跟我说的话,你每遇到一个人,你每遇到一件事,就是一张考卷,你能不能及格就在一念之间。这考卷忒狠了,这考卷这么厉害。你说这种真是,心里本来就生气,两年不给钱,她又是我的下级,又是我的晚辈,又是个女孩,而这个人这么占我的便宜,钱不给,我有的关系他还想利用,怎么办?敢不敢走出去把她请进来?我就出去了,出去我说来,到办公室来,给你说点事。特高兴来了,什么事?饿了吗?不敢说。饿了吗?不饿。吃块点心吧!又给她送出去了。还有别的事吗?没事了,回去吧!就从早晨熬到中午,怎么这么难!这忏悔。这什么?真是!到中午吃饭,我带一根香蕉,又把她请进来,来,带水果了吗?没有。想吃香蕉吗?喜欢吗?您吃吧!您吃。今天我不吃了,妳坐这,坐这吃香蕉。我给她剥上。您有什么事吗?没什么事,吃吧!赶快吃,吃吧!别问了。您没什么事,我吃完香蕉就走。我说坐,再喝点水。您是有事吧?您是不是四月三十号结婚的典礼您不能参加?我能参加。到下午快五点半下班了,我再不忏就隔夜了,功过格今天这一格肯定得写上。而且那天正好说瞎话说到第九条,再突破一条就两位数字,就到十了,我说不行,这个瞎话今天一定得解决,忏悔就算完了,“过能改,归于无;倘揜饰,增一辜”。

  我说妳进来,站着,我跟妳说件事。她吓一跳,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我说妳没做错什么,我做错了。您错什么?我说瞎话了。那不很正常吗?什么,说瞎话很正常?她说不是,您说瞎话是为工作。我说为工作也不能说瞎话,《弟子规》上说,“凡出言,信为先”,谁说为工作就可以说瞎话?妳这思想不对。您血压高,我不愿意说说瞎话不对,怕把您给气着。我就跟她说了,今天早晨她到我办公室,问我生气不生气,我会不会介意,我说我不介意,其实我挺介意,我真是当时挺过不来的,心里挺不舒服的,我挺生你爸爸的气,我觉得你爸特不懂事,根本就不考虑我的感受,这种人我愿意见吗?对不对?但是我今天想想,我错了,我确实烦恼现前,确实心量太小,确实处逆境、遇恶缘又起了瞋恚。

  其实这个老板的示现,从理论上来讲。她说这理论上怎么讲?我想好,我利用这机会给妳讲讲佛法。我说我跟这个先生从道理上讲,无债不来,人和人就四种关系:报恩的、报怨的、讨债的、还债的。这小姑娘她不懂佛法,她也不学习,这时候我就利用这种机会来给她讲佛怎么看待这个问题,我忏悔了,完了我讲,从佛教的角度来讲,怎么看待这个问题。第一个,我说我们俩是过去我欠过他,无债不来。她说您欠过他,你原来认识他?不是这辈子的事。那您现在有神通了?别拿我开玩笑了,我没神通。我说佛说的,过去欠过人家的,过去欠他今天就是来还。你要这么想的话那咱们不是太亏了,所有欠咱们钱的人都是咱们过去欠人家的。我说对,就是从道理上讲。从事上来讲,能不能避免让人家不欠我们的钱?能。她说怎么能?我说我过去欠他钱是个种子,我如果不给这种子浇水,我如果不给这种子施肥,我如果不给这种子锄草,这种子就发不了芽,就结不了果,他就不会欠我的钱,我就是欠他的都不会有恶报。因遇缘结果,我把缘给它断了,我有欠他钱这个恶因,但是果报不会现前。

  她说这个道理太简单了,就是这样的。她说您当时给他提供什么恶缘,您就让他这个恶报现前了?我说我回想两年前没学佛的时候,我现在总结这个案例我跟妳分享,其实这个恶报可以不出现。就是两年前我们的销售员到这个公司,知道有这么一个项目,他是在朝阳区的一个乡里头拿一块地盖公寓,用这个炉子,所有朝阳区这个乡用的都是我的炉子,没有一个项目没用,百分之百的,hundred percent。他这四百台,我跟我的销售员说,我现在想起来了,销售员说胡总,这家公司不太规矩,好像想扎款。大家知道什么叫扎款吗?扎款就是用你的钱来干事,不给你钱。但这家是扎款,我建议不做。我说咱们跟这个乡里的领导认识,朝阳区咱们这么好的关系,上上下下,不怕。而且我们销售员跟他谈价钱,一口价,四千六百五十,没问题;百分之三十预付款,没问题,答应特痛快。我想我治你还治不住吗?你一个小小的开发商,我这么多朋友,我在北京有这么好的家庭背景,我有这么多关系。而且跟大家说白了,我就把售后服务一停,我不给你修炉子,这些居民住在他的房子里面就会找开发商闹,他一闹这开发商就得找我,让我修,你求我修炉子你得把钱给我。我原来都是用这种方法,所以我不怕他,我有杀手锏。这一学佛,杀手锏也不能用,师父说不能采用报复的手段,这个钱就是你欠人的,还了就完了。到今天你要说我还了就完,我有这种精神准备,但是我真的过不来,我觉得你太欺负我,两年了,保修期都过了,你都不给我钱。而且你说你是真不认识我还是假不认识我?都是朋友,对吧?当年就是你一句话,我们就信你,对不对?就把炉子白给了你,给了二十万,那叫钱吗?我就跟我的员工讲,分析,我说这是前辈子欠的,这辈子胡总有贪心,觉得我们能控制他,我们有手段,我们不怕他,你看,这是对立的情绪,贪!我就让那个销售员签了,签了以后就再也没给过钱,就给二十万订金,就从来没履行过合同。

  完了以后怎么办?公司的律师看到这个合同说,那得打官司。这个公司注册在平谷,等我们到平谷一调档案,这家公司已经注销不在了,把原来档案一调出来,名字全是假的,没有一个我认识,估计都是不知道到哪弄来的身份证,就注册了这么一个公司,所有当时跟我签合同的,支票上的人、签合同上的人全都对不上,我就是今天想告人家都没办法告。律师进一步调查,说这公司四个账号全是空的,就这一个项目,楼都卖完了。这在法律界叫恶意拖欠,他就不想还你的钱,打签合同这天他就没有想履行合同,就是要骗。我就跟她说,妳看,这个事让我赶上了,就是胡总这一贪,当时销售都跟我说不能签,这个公司不规矩,口碑不好,不能跟他签,不听,就觉得这个乡里头的项目都是我的,这四百台我也不能给我的竞争对手,我要斩尽杀绝。所以《弟子规》上说的,“凡取与,贵分晓;与宜多,取宜少”,“事非宜,勿轻诺;苟轻诺,进退错”。我当时完全能控制住,你不给我百分之三十的订金我就不给你订货,订货以后,你不给我百分之六十的钱,货到款,我就不给你发货,我今天不至于这样。就是因为自己心里想我有工具,我有weapon,我有武器,你小子不能把我怎么样,我能治住你。你有这种罣碍,你有这种贪瞋痴慢的工具,你就一步一步的走上到这。

  我就跟我的员工进行这个分享,把我今天的遭遇跟她说。她说佛法太伟大了。我说现在这个钱我就不准备要了。别这样,胡总,这个钱也是真金白银,也是您的血汗钱。那是过去我欠人家的,那也是真金白银,也是人家的血汗钱。这时候我是什么境界?我是觉得我不生气了,一百万不给我可以,但是我生没生起慈悲心来关心这开发商?你欠我的钱,我胡小林明白,我可以不要,你欠别人东西你不还,将来你去哪?我跟我员工在分享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我境界不够,我能不能从不生气、不计较、不要钱,再往上提一层,我同情他、关心他,不能让他造这个业,同时我还能不要这一百万,能不能做到?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”,你要有智慧,这个问题一定能解决,既彰显佛法的魅力,又不要这个钱,还了业障,同时还能让他觉悟、学佛,能不能做到?佛氏门中有求必应,求这件事,求来求不来?我说我的心态,跟那个员工说,我的境界不够,我还没有爱这个欠我钱的人。是因为他欠我钱,我知道我这两年学佛的成绩,我心定了,我可以不生气,我功夫有了,他不出这个考题我不知道我自己的境界。同时我知道了,这个案例是我在没学佛之前造的,今天我学佛之后,我脑筋清楚,我再也没有签过这种没有质量的合同,感谢佛菩萨,我觉悟了。第三,我通过这件事情,我把我这个员工讲明白了,老板拿《弟子规》、拿佛法真当回事,真在工作当中用,就是一百万人民币都不计较。一、二万我现在不成问题,一百万还是个数,毕竟一年才一个多亿的生意,一百万对我来讲还是个问题,还是有感觉的。所以回过头来就觉得,我能又忏悔、又检讨自己、又找到恶缘、又明白恶因,而且还能把佛法这么伟大的东西传给我的下级,比我拿回来一百万不知道要高兴多少倍,真的。

  四月三十号晚上婚礼就照常举行了,我们俩见面了。老哥!什么老哥!你还老哥,你连钱也不给。大哥,我这个朝阳的项目,对不起了!没什么,现在我也不说这个,今天人结婚,成人之美,咱们绝对不说这个事,有事咱们关了门自己说,别给人搅局。喝了三杯酒之后他就兴奋了,搂着我的肩膀,我不喝酒,我是清醒的,他差不多了,大哥,这个公司,我跟您说句实话,我挺吃亏的。我心想,你吃什么亏!那我吃亏到哪去说?三个股东,他们俩是一家人,占百分之五十,我占百分之五十。我心想,你跟我说这个干嘛?你内部的事。总共这项目投六千万,我一人拿了五千万,那俩口子才拿一千万,所有的工程款、设备款全是我掏,那家有关系,我惹不起,一遇到付钱的时候,应该大家一半一半,fifty-fifty,他老不掏钱。而且所有的这些供货商、建设商都是我的关系,我不给钱我就伤面子,那家人不自觉,老不给钱,我就老掏钱,掏掏掏,现在钱全是我掏,其实股份他拿百分之五十,他不占我便宜吗?我说那你什么意思,到我这你就不给了?大哥,你这炉子钱我不能再给了。我说为什么?因为你学佛了,我觉得你能理解我,而且两年供暖季你都没给我停售后,我当时的物业管理公司就跟我说,胡小林的公司汇通汇利的炉子钱没给,会不会这个供暖季他们不给修炉子?我跟我的物业管理公司说,放心,胡小林学佛了,他绝对不会干这缺德的事,大哥,真够意思,这两年够意思,这学佛是好东西。我说那我的钱?这个钱,这样,我还有商场,卖一亿三千万,七月份,七月底就成交,本来早就应该成交,因为金融风暴,那家没有钱,给不了我钱,所以炉子钱我想着,我一定得还给您。七月底,他说成交。我说那我就等到七月底。他说您等着,大哥。大哥,我现在丰台区有个新项目。我说行了,我不能再跟你交恶缘了。大哥,这个项目四千台炉子,朝阳的项目四百台,这个项目我百分之百的股东,就您老哥这人品,谁的炉我都不买,你的炉子我买定了。我说你给钱吗?大哥,这话说了,我一定给钱,而且我多给,这是我自己的事,那俩人没来,我百分之百的股。我说行了,那个到时候再说,咱们一笔说完再说另外一笔。

  这是四月三十号晚上。后来我到青岛的路上,参加第二届企业家论坛,我说我都知道我自己的境界不行,这一百万都不准备要了,我有什么办法不要这一百万,又能让他消这业障,又能教育他回头?我想了一个好主意,我在这跟大家分享,我还没有跟他谈。这四千台炉子我做,如果他不给我钱,就算我继续还,我还了就轻松了。如果他给我钱,我们这个炉子大概四千六百块钱到五千块钱一台,四千台炉子,二千万人民币。我谈完合同之后,我想的,这是我的计划,我谈完这个合同,比如说两千万就准备签合同,你就给我一千九百万,那一百二十万算那个项目还给我的,我给你开发票,你没欠我。我自己少收入一百二十万,在这个项目上,同时那个项目的钱你也还了我,我把发票开给你,那个项目就结了,你也没造业,你也不用下地狱,下辈子咱们哥俩见面还是朋友。同时我这边,二千万的项目,我就拿回一千八百八十万,大家觉得这个方法好不好?我原来是拒绝那四千台,对立的,不高兴,不愿意再跟他打交道。而且还给自己找很多借口,佛不度无缘之人,那小子没缘,不度他了,下辈子再说吧,他练就我的忍辱波罗蜜,我还得感恩他,他下地狱,我还得当地藏王菩萨去捞他。我说你看,这都是学佛的概念,都是为自己的自私自利,都是为自己发泄情绪的说法。所以我当想好这个主意之后,我就跟我的销售员说丰台这个项目继续做。佛法没有对立,佛法没有冲突,佛法绝对圆融,这四千台你给我,说明我不欠你;这四千台你不给我,我继续还账。你给我,我用这四千台的一百万替你还账,你不交恶缘,这是我爱你的表现、关心你的表现、同情你的表现。他已经知道我学佛了,师父在新加坡说的,给世人做好榜样,我一定要把这个榜样给做好,我一定要让他从他心里当中佩服佛法、佩服佛法的经典。这是什么?报师恩,您说释迦牟尼佛老人家不在了,下尊佛五十六亿七千万年才来,人家要咱们什么?净空老法师,老和尚,人家是什么人!人家需要你什么?拿出修学的成果,拿出真实的功德,拿出最高的境界来孝养他老人家,来供养他老人家,这是我们今天最应该做的。

  先休息一会,谢谢大家!

 

 

 

阿弥陀佛!广大佛友:您们好!
    本网下载频道上线以来,感恩大家的大力支持!为了您更好的方便使用我们的下载频道,请您用“迅雷7”进行下载,如您的电脑没有安装“迅雷7”,请安装后再下载本网文件。(“迅雷7”下载地址:http://xiazai.zol.com.cn/detail/14/135373.shtml)本网四个服务器,您觉得哪个速度快就可以使用哪个下载。如果您有疑惑,请给我们发E-MAIL:foxdw_01@163.com。谢谢大家的合作!
净土释疑网站敬上!
本文文档下载 本文音频下载 本文视频下载 本文分享到:
0
 

净土释疑网站e-mail: fotuojiaoyu@qq.com 建站日:2009.10.18 三宝弟子恭制
备案序号:辽ICP备09024939号 最佳浏览建议:IE 6.0以上浏览器 萤幕解析度1024x768